永利皇宫网赌app >永利皇宫网赌app >Kwong Wah >

Kwong Wah

 

七里香联谊会善爱之家为余银珠一家订购一年的伙食,站者左起林程进、理事廖嗣胜及许国川。
七里香联谊会善爱之家为余银珠一家订购一年的伙食,站者左起林程进、理事廖嗣胜及许国川。

 

(北海22日讯)在一般人的认知中,残疾人士除了很难自理,往往还需要别人的照顾,但北海麦曼珍有一名孝心女尽管是残疾人士,却担起了照料患病双亲的重任。

孝顺的她就是余银珠(45岁),虽先天患有成骨不全症(亦称玻璃骨)及需要靠义肢协助走路,但她毅然独自一人挑起照料整个家庭的责任及照顾双亲。

余银珠在10多年前曾代表我国出征菲律宾、泰国等亚洲国家参加残疾人士举重比赛,是名残障运动健将。

- Advertisement -

余银珠需全心全意照顾的是其父亲余池章(83岁),因为其父亲3分之2脑积水,且半中风长期睡在床上,不时会不由自主地流口水,仅能喝牛奶。其母亲冯玉(73岁)则是因脑血管压到神经线导致走路不稳需扶着和靠著走路,2015年虽曾患上肠癌但已割除。

余银珠说,其父亲在今年2月5日清晨5时许,突然一直喘气及神志不清,即刻通过救护车送他到诗布朗再也医院。其父亲去年8月及12月也因因心脏问题而入院。“父亲在医院治疗数天后可出院,并在2月15日转院至双溪峇甲医院接受物理治疗及继续疗养。”

随后,她在本月2日接父亲回家疗养。目前,余银珠需要每3小时给父亲喂食冲泡的牛奶、为父亲清理身体和伤口外,也得照顾母亲和自己的起居,全天无休。

在家里照顾父亲时,余银珠为方便都是不装上义肢,直接用膝盖走路的,也因此膝盖感到疼痛。

虽然还有一位妹妹,但余银珠说妹妹现在也已经是为人母亲,并有自己的家庭和小孩要照顾,只是不时会到来帮忙。

“说累不累,当然是累的,但是抱怨又能怎样,他们是我的爸爸和妈妈,怎样也是需要照顾的,所以累是没什么的,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也不会把爸爸送去老人院。”

父亲病倒停止摆摊   靠福利部援金维生

余银珠10多年前是在一间制造神像的工厂工作长达14年,在工厂倒闭后找不到工作即开始在早市和夜市摆摊,售卖一些假首饰等维持生活。

余银珠用膝盖走路到饭桌为父亲冲泡奶粉。
余银珠用膝盖走路到饭桌为父亲冲泡奶粉。

其父亲在2月忽然倒下后,她停工至今,家里也没了每月约600令吉的收入来源,目前仅能靠福利部每月的400令吉残疾人士援助金及母亲患肠癌获得的每月350令吉援助金维生。

父亲的医药开销太大,加上一家三口的伙食费用,靠两个援助金根本不够补贴开销。

“爸爸2天会用完一罐价值逾60令吉的奶粉,加上爸爸还需要尿布,救护车载送到医院定期检查,我和妈妈的伙食费等都是庞大的开销。”

她透露,去年申请成功并使用公积金购得柏淡区一间廉价排屋,原本去年要把双亲接过去住了,父亲却突然倒下,现在也泡汤了,新家根本还没装修无法住进去。

“我现在只希望父亲早日康复,母亲健健康康,包括我自己也健康,才能继续照顾父母亲,希望热心人士能捐助奶粉、尿布等给我爸爸。”

托付七里香集捐款   不曾上网发贴求助

另一方面,余银珠强调自己不曾私自在网上如脸书和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发布筹款讯息,只是友人和某团体协助筹募的,目前也已经停止筹募。

为免造成混淆及担心其故事被有心人士利用作非法用途,她吁请热心人士不要再汇款入网上筹款帖子上的户头,皆因那些户头不是她的私人户头。

目前,余银珠托付七里香联谊会善爱之家收集善心人士的捐款,而七里香联谊会善爱之家也拨出该会热心人士捐出的善款,订购为期一年,每月350令吉的伙食予余银珠一家。

林程进冀中医师   为余氏父亲看诊

七里香理事会主席林程进表示,看到余银珠对父母亲不离不弃,又曾是为国增光的运动健将感到十分感动。

- Advertisement -

他呼吁热心人士多多益善及希望中医师们能义务为余氏父亲看诊。

林氏也感谢槟城州人民社警慈善组及槟城威北社区警务的协助。

欲捐助或取得更多详情请联络余银珠(013-4306432)及七里香联谊会善爱之家总务许国川(012-4788331)。